我嘅名叫朝雾
贝库塔+剑城兄弟+武藤游戏=命

目标是日更!要用日更给大家带来笑容!!ry
然而今年欠下一堆,这还只是一月的……一直到八月我都没有更新过呀……【死目
为了自我鼓励,这条长期挂着,用来点梗,想到什么梗可以来这条下面通知我啦……不过基本只写ygo相关……文笔也相当差劲……请不要抱任何期待……呜

-夢についての事-

#内含小破车

#粗口注意

#前世的纳贝库注意

#OOC

贝库塔做了一个梦。

但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。

他看见自己在战争中惨败,作为皇子的贝库塔被监禁在牢房里,终日不见阳光。

例行公事的刑罚结束后,痛到昏迷的贝库塔醒来时发现自己被送离了牢房,而是被捆住四肢扔在一个露天的大型广场上。

他别扭的躺在这个大型广场的中央,四周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
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妥当,离贝库塔不远的地方有许多斑驳的血迹,新的旧的,还有动物或人类的尸块、内脏。

贝库塔感到一阵恶心,他尝试挣扎,无奈脚下本就沉重的锁链钉死在地上,他的双腿动弹不得,谈何逃跑。

不过,说到底这就是代价。

侵略他人...

最近没什么脑洞啊…来点梗吗?虽然不一定确保能不跑题,我写东西超烂的…呜呜呜cp限定为裤衩相关以及斗龙相关…都是意识流,我是ooc大王…(说不下去)

-朝-

#关于96话的一点感想
#是裤衩的单人向,真的太喜欢他了
#个人非常反感裤衩被洗白的说法
#是意识流的超短段子,非常ooc
#以上

充满了光和希望的时代已经过去,风靡一时的英雄玩偶被吞进去又搅碎,像和平时代一样没有层出不穷的怪奇事件。
可是满天满地都是惺惺作态的社会人渣,为了苟且又有不少人双手沾满同类的红细胞。
贝库塔穿行在隧道,这里居住着稀里糊涂的迷宫,在他手边摩擦过的土墙上拖出一道不显眼的凹痕。
不知名隧道里堪比生化武器的泥巴刮蹭在贝库塔衣料的边边角角,他并没有留意那么多,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迷途羔羊的戏码把贝库塔磨得都快没脾气了,终于在身心崩溃前,他到达了不知道通往哪里的施工楼梯旁。
被凿开...

-笑顔とうつ病-

#游贝库游无差
#意☆味☆不☆明的段子
#ooc
#点梗

昏暗的长廊里静悄悄的,不知哪个方向传来的时钟在滴答滴答闷响,一声一声敲进贝库塔的耳朵里。

长廊除了贝库塔的脚步声独自回响着,没有任何生气。

贝库塔开始烦躁起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,让我们的主角回想回想吧。

事情的发展还要慢慢说起。

事实上贝库塔是在某个房间里醒来的,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千尊干掉了以后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,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。

于是贝库塔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确认自己的位置以及生死。

他发现自己正躺在这个单调房间的床上,床不大,也不小,但是很柔软,贝库塔整个人都陷在里头。

于是他用力朝自己的脸部挥了一拳,清晰的痛楚...

刚起床,说一下今天做的一个梦:
场景是屠宰场一样腥臭昏暗的牢房,我被关在一个不大不小的笼子里,笼子外的地面新的旧的血迹斑驳,还有一些分辨不出来是人体哪个部位的肉块。
奇怪的是,我身上并没有诸如其他囚徒一样的镣铐,身上也没有鞭打的痕迹,只是有点脏,可以推测大概是犯了什么事刚被关进来的。
几乎在我醒来的同一时刻进来了一个疑似行刑官的健壮男子,由于戴着面具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但是体型给人一种非常具有攻击力的感觉…
行刑官一进门就直接走到我的笼子面前开了锁,把我拖了出来,丢给我一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铜制品(这玩意长得有点像柴刀),叫我自己对自己行刑。
我一脸懵逼,为什么这个行刑官让我自己来?而且就这样大摇大摆...

[斗龙战士同人]天空破晓之日

#tag不重复打一遍了,接上文

凯风睡了很久。
当他费力的睁开眼时,那颗还没有彻底清醒的头脑飞快的运转着,努力的思考经过。
信息库所有的结果表明,凯风被救下了。
天性使然的凯风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只有过分干净的环境让他得到了屋主似乎有洁癖这一信息以外,并没有其他收获。
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在床边停下,凯风用眼角余光瞥见了陌生的青年。
“喝药。”对方似乎十分吝啬于表现出多余的表情,言简意赅的端上一只洁白的碗。
“……”凯风从来不会随便接受陌生人的好意,于是他没有接碗,也没有回话。
“我不想再说一次。”陌生人的手依然端着碗,但已经有了强行灌药的气势。
“谢谢。”凯风硬着头皮接了碗。
见凯风接了碗,陌生人把手抽回不...

[鬥龍戰士同人]天空破曉之日


#cp走向零凯零
#捏造有
#人吃人描寫有
#流血表现有
#意識流ooc

求而不得的戰爭使世界被壓抑與惡意吞進肚子,淪為荒謬又卑賤的陰森社會。
整個世界都顯得那麼千篇一律。
凱風狼狽的穿行在下水道,彎曲的水管縱橫排列形成複雜錯綜的迷宮,他掠過的地面拖出一道蜿蜒斑駁的弧線。
温热的液体很快与肮髒的汙泥交織融合,髒兮兮黏糊糊的粘在凱風的鞋底。
數小時的迷失遊戲將凱風的理智磨損,終於在崩潰前他來到了不知何處的井蓋下。
井蓋的縫隙投來奚落凱風一般的光線,照進凱風扭曲的雙眼,暈開了臉部的淤青。
凱風將原本遮蓋傷口的手搭上生了鏽的爬梯,他用盡了力氣攀爬著,脫臼的右腿隨著他往上爬的動作晃來晃去。
神經末梢尚存的求生欲望帶凱風脫...

© 我煮个面畀你食啊! | Powered by LOFTER